海南周刊 | 读懂海南岛主要河流的“前世今生”

  降水——用水——治水

  潋滟琼州

  绕陵水县城而过的海南第四大河陵水河。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孙慧 实习生 焦晴

  编者按:

  河流

  是人类聚落的起点

  也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河流还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命脉

  为无数的农田、城市、工厂提供水源

  为人类提供饮食、娱乐等资源

  为水力发电提供源源不断的势能

  在海南岛3.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分布着大小河流3526条

  这些河流是琼州大地的脉络

  将淡水从湿地、湖泊运往大海

  为水生生态系统提供营养

  而河道是数千个种物种的栖息地

  且支撑着价值不可估量的渔业

  本期海南周刊

  我们一起来梳理海南岛主要河流的

  起源和开发利用历史

  白沙南开河的河长在保洁巡查。 袁琛 摄

  从空中俯拍到的海南岛卫星图,近似椭圆形,横卧在碧波万顷的南海之上;海岛大地上,一条条江河穿越崇山峻岭汇流入海。这些蜿蜒的河流,如树叶上的叶脉,也犹如手掌上的纹路,构成复杂又各有特点,被赋予层次不同、丰富多彩的美丽。

  俯瞰保亭南昌水库。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地势——中间高四周低,河流呈放射状

  一般来说,降水是河流最大的补给源,尤其是对于常年高温无降雪、少冰霜的海南岛而言,降雨是主要的水量补给源。

  地处热带北缘的海南岛,属于热带季风气候,从太平洋、印度洋吹来温暖湿润的季风,让这座海岛全年高温,夏季雨量充沛,各地年均降雨量在923毫米至2459毫米之间。

  正因为有丰富的降水资源,让海南岛3.4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有了许多纵横流淌的河流、浩淼秀丽的湖泊和沼泽等潋滟水域。

  由于地质构造运动引起海南岛中部不断抬升,逐渐形成了海南岛的地貌特征:山地位于中央,丘陵、台地、平原依次环绕四周。海南岛平均海拔120米,500米以上的山地占全岛的25%,100米以上的平原、台地占三分之二。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句俗语蕴含着一个自然规律,河流的流向是跟山地的走势基本一致的。海南岛山地在中央,丘陵、台地、平原次第环绕,决定了海南岛大小河流,从中部山区或丘陵区向四周分流入海,构成放射状的海岛水系。

  海南降水丰沛,河流众多,大部分的城市、乡村都有河流为伴,可以说,无城不河,无乡不河。

  海南岛上有多少条河流?

  2017年,我省全面施行河长制管理,对全省大小河流进行调查,统计出全省共有3526条河流,全岛独流入海的河流154条。由于海南岛中间高、四周低的地形特征,导致平均每条河流的集雨面积有220平方公里,其中,集雨面积小于100平方公里的有39条,占据全岛面积的84.4%;集雨面积小于100平方公里的河流115条,只占全岛面积的15.6%。

  南渡江、昌化江和万泉河,是海南岛的三大江河,其流域面积分别为7033平方公里、5150平方公里和3693平方公里。它们的流域面积广,江河两岸哺育了千万百姓,也曾桀骜不驯给人民带来几多灾难。可不管怎样,人们依然深爱这三大江河,围绕着三条河流创作了许多诗歌、文章和民间故事等。

  依据山势,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这三大江河水系的流向基本上发源于中部山区,朝不同方向流入大海。南渡江从霸王岭起源,一路蜿蜒向北,最后经海口市美兰区灵山镇流入琼州海峡;昌化江从五指山山脉奔出,顺着地势从山区流向西南,在昌江县的昌化镇流入北部湾;万泉河也是从五指山山脉流出,涓涓溪流汇聚成河,向东途经琼海市博鳌镇进入南海。

  除了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流域面积在1000至2000平方公里的河流还有陵水河和宁远河,流域面积在500至1000平方公里的江河有珠碧江、望楼河、文澜江、北门江、藤桥河、春江和文教河。

  省会海口投入机械打捞船对河流进行常态巡回保洁。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水利——建成全岛藤瓜式灌溉体系

  受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的影响,海南的河流在分布、流量、流程上有各自独特的区域特点。

  海南岛面积相对较小,加上森林覆盖率高,降雨丰沛,海南的河流多是外流河,流径比较短,且河水湍急,少有断流。海南岛仅有5条河流长度超过100公里,其中最长的河流南渡江352.55公里,昌化江243.49公里,万泉河178.14公里,望楼河105.53公里,内流河新吴溪,源于屯昌县枫木镇,流到了定安县定城镇的罗温村附近,长度有113.71公里。

  在夏天和秋季多台风季节,降雨量大,海南岛的河流流量也大,但由于河道普遍呈狭长状,平均宽度小,难于留住降雨带来的水量。河流短急,暴涨暴落,难以调蓄,这样的河流特点,决定了海南虽然降雨丰沛,但是自然水系蓄水能力弱,加上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具有明显的年内、年际丰枯差异,丰枯来水相差3.3倍。

  陵水本号镇大里瀑布。 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上帝关闭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幸运的是,南渡江、昌化江、珠碧江等主要河流,沿岸均有不同程度的盆地和峡谷相间,有利于建设水库大坝蓄水。

  水资源开发利用,成为解决海南人守水“喊渴”的关键措施。从古代的农业社会,到现代的工业社会,海南岛的水利开发建设历史没有间断。

  海南最早的水利开发可追溯到唐代。据海口市龙华区龙泉镇雅咏村《韦氏族谱》记载,唐代贬琼的宰相韦执谊所修建的岩塘陂,是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水利灌溉工程。明代,韦执谊的后人又修建了亭塘陂。这两个水利灌溉工程被当地人称为“新旧沟”,历经千余年的沧桑变化,依旧发挥着灌溉作用,滋养着这里的万亩良田。

  新中国成立后,海南岛的水利开发迫在眉睫。1955年,当时的广东省热带、亚热带资源开发委员会制定了海南岛三大河流开发计划,选定在南渡江上游建设第一个梯级水库,也就是松涛水库第一期工程,被誉为开发海南岛的“第一把钥匙”。

  松涛水库大坝位于南渡江上游的亲足口峡谷,集水面积1496平方公里,总库容达到33.45亿立方米。建设松涛水库的目的,主要是跨流域引南渡江水解决海南岛北部的海口、澄迈、定安、临高、儋州等5个市县的灌溉用水问题。

  此后,昌化江上的石碌水库、望楼河上的长茅水库、太阳河上的万宁水库、美舍河上的永庄水库……在河流狭口或山沟,建起了一座座拦洪蓄水和调节水流的水利工程,按照地形地貌搭建蓄水、引水和田间水利工程三级架构,形成了长藤结瓜式灌溉系统,有效地缓解了海南工程性缺水难题。

  航拍松涛水库。 特约记者 吴文生 摄

  保护——四级河长制保护河湖生态

  河流及其支流为水生生态系统提供营养,是数千种物种的栖息地。河流也是人类社会的命脉,给城市提供水源,是物资的水运通道,为人类提供发电、蓄水、运动和游玩资源。

  然而,河流还是许多工业、城市污染物和废水的汇集地,下雨时,住宅区和农业区地面上的化肥和动物废物会流入溪流和其它水体中,造成饮用水源污染和水生物种数量减少。近十来年的河流水质调查数据传递出一个信号,海南的江河污染治理仍不容乐观。省环科院有关专家分析称,主要还是人类的生活污水处理率低,加上农业面源污染,以及工业用水等污染,导致了江河水质下降。

  受污染的河流,失去了往日美丽面貌,河水浑浊发臭,流速缓慢,就像生了病的人,走不动路。更让人要警惕的是,对河流砂石的开采,河岸生态的破坏,会导致河流失去了堤岸防护,在雨季来临时,连续的暴雨会让河流“发怒”,爆发洪水、滑坡等次生灾害。

  “百姓河长”李海华和邱爱兰在巡查海口美舍河。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2000年10月13日至14日,海南遇到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南渡江、万泉河水位严重超过警戒线,导致海口、琼海、万宁、定安等市县变成一片泽国,南渡江上的铁桥垮塌,不少房屋在洪灾中倒塌。

  河流的保护刻不容缓!2017年3月30日,海南全面推行河长制,坚持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以保护水资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为主要任务,构建责任明确、协调有序、监管严格、保护有力的河湖管理保护体制机制,为维护河湖健康生命、实现河湖功能永续利用提供制度保障。

  ——2017年底前,建立各级河湖名录,每一条河(湖)都有河长,全省所有河湖实行河长制。

  ——2018年底前,城镇内河湖及流经城镇河段消除劣Ⅴ类水体,城镇建成区消除黑臭水体。

  ——2020年底前,全省年用水总量控制在50.3亿立方米以内,万元GDP用水量及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比2015年分别下降25%,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7以上,主要河流水质状况总体良好,重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95%,列入国家地表水考核的断面水质优良(达到或优于Ⅲ类)比例达到100%,省级地表水考核的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到94%以上,县城以上城市(镇)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达到或优于Ⅲ类标准)达到100%。

  河长制建立健全以党政领导负责制的责任体系,由各地党政领导担任河长,统筹各方行政力量开展河流专项治理行动,同时也担负着河流生态保护的责任。目前,海南有18位省级领导担任50条省级河流河长,省、市、县、乡四级河长2048余名,村级河长(含巡河员、护河员)5858名。

  3526条河流,琼州大地之脉,有的平静,有的奔腾,从微生物到浮游物,再到水中游鱼、水草,总有看不够的美。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河流生机勃勃,一幅幅白鹭戏水、鸥鸟齐飞的河流生态图景,正在海南岛徐徐展开。

  海南岛最大的母亲河,上急中缓下弯曲——南渡江,一江清流润琼岛

位于海口市云龙镇的南渡江“最美支流”——三十六曲溪湿地。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孙慧

水,生命之源,万物之母

每个国家,每个地方

都有家乡河、母亲河

海南岛最大的母亲河

当然就是南渡江

南渡江拥有

352.55公里的长度

流域面积7066平方公里

在中部山区溯源南渡江

顺着地势一路蜿蜒北下直至入海口

就会发现南渡江犹如不同年龄段的人群

有着不同的脾性、不同的容貌特征

南渡江源头支流南开河。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发源于崇山峻岭

崇山峻岭中,一条河流沿着山脉蜿蜒盘旋,肆意奔腾,为成为海南第一大河蓄积能量。这条河流,叫南开河,是南渡江上游的主要支流之一。

位于南开河上游的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是南渡江的源头区域,属于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这里原始森林密布,绿意盎然,有着中国保存最为完整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

根据科学考察,南渡江的最源头在昌江县与白沙县交界处的斧头岭,而位于白沙县境内的鹦哥岭,是南渡江的主要发源地。南渡江的源头水量多由鹦哥岭山系提供,鹦哥岭因此被称为“海南水塔”。从鹦哥岭流出的涓涓溪流,汇聚成河成江,变成了海南第一大河流——南渡江。

“村里的老人都告诉我们,南渡江的源头是在斧头岭上,源头有一株秋枫树,从这株秋枫树树底下冒出南渡江的源水。”鹦哥岭自然保护区护林员符永清告诉记者,现在南开乡的当地人都不太清楚南渡江源头的确切位置,只是从小听村里老人说,要找南渡江的源头还要继续往山里面走,一直走到斧头岭,那里有一棵秋枫树。

秋枫树下流出南渡江源水,这样的故事当然只是当地的一个传说。而正是鹦哥岭、霸王岭、五指山等中部山区的森林茂密,树木涵养水源,保持水土,森林还可以促进水分循环和影响大气环流,增加降水,是大自然界的“绿色水库”。

南开河虽然不是南渡江的源头,但确是南渡江的主源区域,这里的溪流,大多河道狭窄,流水湍急,水质清澈见底,常年溪水冲刷下,河道里光溜溜的鹅卵石随处可见,踩上去一不留神就会滑倒。河道两岸,尽是郁郁葱葱、山峦叠翠之景象,阳光照耀,水雾缭绕山林,宛若仙境。

南开乡高峰村,是位于南渡江源头支流南开河水系最上源的村庄。高峰村村民符瑞花说,因为高峰村位于核心保护区,这里不能大规模开荒种垦,也不能修筑村道,只能沿着河边的荒地开垦一点水田种植水稻,以及种植一些橡胶、槟榔等热带作物。

为了保护当地生态,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在南开河上游划出了禁渔区,让这条河流的鱼儿能重新活跃起来。划定禁渔区得到了高峰村村民们的支持。符瑞花表示,以前河溪里还会有一些小鱼,由于抓捕过度,现在很少看到鱼儿了,把河溪保护起来不让随便捕捞鱼儿,也是一件好事情。

南渡江也是海南鱼类物种最为丰富的河流。2016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水产科学院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等研究机构曾对南渡江进行全流域采样调查,共采样鱼类样本17755尾,包含鱼类物种136种,隶属于13目50科108属。调研结果表明,南渡江的鱼类种类保存相对完整,此次调查的鱼类种数占据历史总种数的89.48%。在鱼类分布上,以南渡江入海口的灵山镇和上游山区的白沙段河道保护最为完好,种类最多。

上中游水能丰富

从白沙、昌江等市县,沿着南渡江向北而行,来到其上最大的水利工程——松涛水库。碧波粼粼、一望无垠的松涛水库,是海南岛最大的人工湖,也是促进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水利枢纽工程。

数据显示,南渡江径流量657138万立方米,总落差703米,流域内平均降雨量1935毫米,自上游往下游递减。

南渡江水源丰富,流量大,受海南干湿两季的气候特征影响,南渡江的流量和水位暴涨暴落,流域水能理论蕴藏量21.98万千瓦,可开发量8.36万千瓦,年发电量可达到3.72亿千瓦。

丰富的水量、巨大的落差,海南利用南渡江的这些先天性地理优势,建设了松涛水利枢纽工程、迈湾水利枢纽工程等骨干水利工程和水电站。

在南渡江干流中下游的河道,河砂资源丰富。历史上,南渡江是本岛河砂市场的主要源地,开采河砂的历史悠久。20世纪90年代达到高峰期,在南渡江的澄迈段、定安段以及临高县内的支流等,随处可见开采河砂的船只,河岸上堆积的砂石。长时间无序、超量的开采,导致南渡江河道形成不规则断面,河床坑洼不平,局部河岸甚至坍塌,危及河道、防洪堤坝和桥梁。

经过持续高压打击,近年来,南渡江上的非法采砂船只已经很少看到,但是由于长期的开采破坏,已导致有些河段河床迁徙,枯水期缺乏生态流量补充,河道狭窄甚至断流,生态恢复之路依旧漫长。

继续前行的南渡江,进入澄迈、定安等市县后,不再有初出峡谷时的跌宕起伏和桀骜不驯,变得平和宽广,细波如粼。江道两岸,槟榔、桉树、橡胶、马占相思树等树木林立,千姿百态,江岸植被颜色随着季节深浅不一,景色秀丽。

河谷宽阔,水流平缓,这样的南渡江,在交通不便的年代,是两岸民众的黄金航道。从山区里砍伐的林木,绑成木筏,放排到南渡江上,顺流而下,各种农副产品、土特产从沿岸的一个个渡口送上船只,沿着南渡江航道而行,南渡江沿岸的金江镇、瑞溪镇、定城镇,成为货物交易的经济中心。

云海弥漫的松涛水库天湖景区。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下游迂回支流多

清代乾隆《琼州府志》载:“南渡大江,在城东南十里。发源自五指山,历临高、澄迈、定安三县地界,流至城南六十里曰白石河,至城东南十里曰南渡大江,又五里曰博冲河,又一分流绕城东曰河口河,俱入海。”

南渡江古称“黎母水”,在不同的流段,有不同的名称。比如,在南渡江的澄迈段,被称为“金江”,在定安县内的一段江流,曾被称作“建江”,进入海口后,又分为不同支流流入海口,被称为“白石河”横沟河“北冲溪“等等。

从临高过澄迈,南渡江流入海口市境内,河道两岸平坦,岸线低缓,加上台风天海水倒灌,时常会出现洪涝灾害。宋代时期,海口市北冲村靠近南渡江边(北冲溪),江河之水不时泛滥成灾,淹没村庄。

即使到了现代,防洪技术、治理河流理念已经今非昔比,但在台风天气,有了强大的风雨助力,南渡江还是偶尔会“发威”。2000年,海南遇到百年一遇的洪灾,当时的南渡江江水泛滥,水位远超过了警戒水位,位于南渡江下游的澄迈、定安、海口等市县,江边早已是一片泽国,分不清哪里是陆地,哪里是河道。洪水冲垮了沿岸百姓的房屋,冲毁了田地,连南渡江上的铁桥,也被洪水冲垮。

进入入海口的南渡江,是温柔多情的,缓缓的江水携带泥沙,在入海口形成了一个个沙洲。海甸岛、新埠岛就是由南渡江入海时携带的泥沙冲积而成的,与现在的江东新区所在地,形成了南渡江入海口的三角洲地带。

河流生态系统是多种生物的主要栖息地,对维持生物多样性起着重要作用,可以说,河流生态能最直接地反映出地球“母亲”的健康状态。

海南岛第二大河,镶嵌于浓密热带雨林中——昌化江,一曲悠长泽琼西

鸟瞰昌江黎族自治县七叉镇昌化江畔的秀美风光。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横贯海南岛

中西部的昌化江

像是一曲悠长的歌谣

镶嵌在广袤而浓密的热带雨林中

自五指山北麓的空示岭发源

从一道弯折进另一道弯

河流弯曲着,盘旋着,呜咽着,

溅起星星点点的篝火散落两岸

让史前的海南先民

得以捕鱼捞虾,借匏济水

留下一行行稚嫩却注定永久的脚印

日里夜里

全长232公里的昌化江不歇脚地奔波

奔向西南,折至西北

最终又浩浩荡荡地转向西行

在入海口冲出一个广阔的喇叭口

站在喇叭口回望

会发现任由日月升落,朝代兴替

江畔木棉始终灼灼如火

  

东方市四更镇旦园村村民河长文俏格在巡逻。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穿山绕岭奔流入海

茂密植被蒸腾出水汽,降雨频繁且充沛,让热带雨林从不缺少水的滋润。

水汽冷凝成水珠,一滴又一滴汇聚在沟谷,涓涓细流便迫不及待地一淌一淌叮咚而来。若碰上岩壁陡峭且落差颇大,几股小溪汇集,由山巅倾泻而下时即可跌落成瀑,那是雨林里难得的欢腾景致。

由五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入口进,循着一条木栈道往前,渐闻水声潺潺,从林子里悠悠荡出来。林色渐深而水声愈近,待看到一帘飞瀑挂山间,便到了昌化江的主要源头。

盛水期的昌化江源头,水雾弥漫、响声震谷,倒还颇有排山倒海之姿。等到枯水期,崖壁上只见涓涓细流,让人不禁心生好奇:如此孱弱的水流,究竟是如何奔涌出海南第二大河的气势?

单靠这一支源流显然不够。从五指山山脉北麓的山岭间发源后,昌化江北流至番响,后又折向西南,循五指山、鹦哥岭间的深谷而行,于毛阳、番阳附近纳入毛阳河、通什河,至乐东县城先后纳入乐中河、大安河和南巴河,然后折向西北,横凿鹦哥岭余脉而过,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河流像是发达的根系,终于将最初的一股细水哺育成澎湃洪流。

出峡谷汇入南绕河,昌化江河床于东方市广坝处骤然下跌约40米。待到“山随平野尽”之时,流淌了百余公里的昌化江终于进入宽广的台地平原,一路浅唱低吟轻泻,奔向无垠的南海。

由细流而小川,由小川而江河,在长达232公里的征程中,昌化江途经高山、峡谷、台地、平原、海滨阶地等不同的地理单元,这也注定每一捧昌化江水凝练着的气质都各不相同。

水脉滋养沿岸文明

每一条河流都根系着一片土地,尽管绝大多数时候只是静静地流淌于原始热带雨林中,昌化江依旧赋予海南先民以养分,洋洋洒洒地书写下一段段厚重的文化印记。

2006年,考古学家在位于昌江县境内的昌化江支流南阳溪左岸发现燕窝岭旧石器遗址,并从南阳溪第二级阶地的黄色黏土中发掘出一件砍砸器。根据地质地貌和石器的特征,初步确定距今已有2万多年。

这一发现将海南人类文明史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也释放出一个重要信息:至少在两万年前,昌化江流域已有人类居住。

事实上,燕窝岭并不是海南古人类在昌化江流域的唯一落脚点。

几年前,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对昌化江干流沿岸地区进行系统考古调查,调查显示,迄今为止,海南岛早期考古学文化遗存几乎全分布于昌化江流域。该所考古专家何国俊认为,这与昌化江流域内动植物资源丰富,两岸台地特别是中游河段发育良好,适合古代人群生存繁衍不无关系。

有趣的是,仔细梳理这些遗址的年代后会发现,早、中期遗址均分布于偏中上游地带,而晚期遗址则拓展至中下游甚至入海口一带,且遗址中出现大量贝壳类文物,说明海南先民的渔猎活动正由内陆河流转向更广阔的海洋空间。

有人选择奔向大海,也有人选择继续留下来。留下来,就要适应这里的湿热气候与茂密雨林。从捶木皮为衣、制土陶为器,再到刳木为舟,葫芦为凫,住进形似覆舟的船形茅草屋,生活在昌化江流域的海南先民们就地取材,将石、土、木、竹、草、藤制成工具,滋养出璀璨的黎族传统文化。

昌化江支流南尧河畔的昌江县王下乡洪水村,一排排船形茅草屋依旧保存完好;昌化江中下游的东方市东河镇,黎族“三月三”从这里发源;昌化江源头的黎母山,祭拜黎母的香火长年萦绕……直到今天,要想寻访地道的黎族传统文化,随意到昌化江的任一河段或支流去,都不会失望而归。

昌化江入海口三角洲自然公园,宽敞平坦,沙滩洁净。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生态治理稳步推进

昌化江上游、中游大部分奔走于海南中西部热带雨林中,两岸良好的水土保持,加之低频的人类活动,让其河流生态系统总体上保持蓬勃生机。

棘手的问题出现在下游。每遇大雨大水冲袭,昌化江上游流沙随江水冲入大海,又经海浪冲袭,土、杂质及细砂粒随海流飘落远方,中粗沙、粗沙受海流、海浪推移,经多年沉积、堆积,在昌化江靠近入海口处形成一条狭长的沙洲,以及若干个小沙洲。

常年淤积于此的大量河砂致使河道堵塞变道,引得一波波采砂者盲目无序采砂,疯狂破坏河床和河堤。

东方市四更镇日新村位于昌化江入海口南岸,很长一段时间里,满载河砂的十轮卡车都会频繁出现在这座小村庄。据当地村民介绍,河岸边原本是他们世代耕作的土地,经过数年的非法采砂,沿岸大片河床沙石裸露,植被也越来越稀疏。

另一个严峻问题在于,河床遭到破坏后,大批流沙会在洪峰来临时涌入水淹地区,致使大量农田被泥沙淹没,不少村庄过半农户被迫举家迁移,曾经繁盛一时的昌化港更是因流沙侵蚀变成废港。

河砂供不应求,百姓却望“沙”兴叹,难题如何破解?海南有关部门及昌化江沿岸市县努力探索疏堵结合之法。

“疏”——组织开展河道采砂规划修编,在符合“多规合一”总体规划和生态红线要求的前提下,科学合理确定可采区;“堵”——多部门联合重拳打击非法采砂行为,建立健全由市县政府主导,水务、公安、国土、交通、公路等多部门参与的联合管理执法长效机制。

2018年,省委省政府做出决策,决定让海南河道综合整治工程有限公司对昌化江河道开展疏浚工作,规范化管理昌化江河道采砂工作,同时对昌化江生态环境进行修复。

2019年,昌化江下游河口段综合整治工程正式启动,该工程结合河道疏浚、生态修复、渔港升级、美丽乡村建设、旅游景区打造等内容进行编制规划,进一步科学划分下游流域功能定位和开发利用格局。

“政府努力进行治理,我们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怀抱着对昌化江这一“母亲河”的特殊情感,东方市四更镇旦场园村村民文俏格申请成为当地的一名“村民河长”,一有空便会自发到河边开展巡河和拾捡垃圾工作。

治理措施接二连三,如今,昌化江河流生态治理工作稳步推进,沿线群众生态文明建设意识不断增强,让这条与海南中西部人民休戚与共的“母亲河”,正重现昔日光彩。

海南岛第三大河,自五指山经琼海东流入海——万泉河,一条大河诉传奇

琼海市万泉河嘉积镇段,两岸秀美的自然风光。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梦晓 见习记者 刘乐蒙

发源于五指山的万泉河,犹如一条五彩缤纷的绸带,自五指山脉飘然而下,滚滚东流至琼海市博鳌镇,投入大海的怀抱。

万泉河全长163公里,是海南的第三大河,流域面积3693平方公里。沿河两岸典型的热带雨林景观和鬼斧神工的地貌,令人叹为观止。它是中国未受污染、生态环境优美的热带河流,甚至被誉为中国的“亚马孙河”。

围绕着万泉河,还有许多美丽的传说、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以及动人心魄的革命故事。

万泉河的自然瑰丽

水量充沛,两岸风光多姿多彩

万泉河原名“多河”,因元朝文宗皇帝与万泉河的一段因缘际会而改名。

相传,元朝中叶武宗皇帝的第二个太子图帖睦尔,因宫廷内斗被流放到海南。图贴睦尔在海南,不仅与一位名叫青梅的美丽女子完婚,还对多河河畔纯朴善良的百姓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后来,图帖睦尔被召回京即帝位。临行前村民夹岸欢送图帖睦尔,并握拳齐呼,“王子万全,一路万全!”

图贴睦尔感动至极,带着青梅娘挥手泪别,从多河乘船出海,一路“万全”到京都,当上了元朝第十一位皇帝,即文宗。后来,元文宗便将“多河”命名为“万泉河”,以此报答万泉河两岸的百姓送他“万全”的款款深情。

万泉河上游两岸,山峦起伏,峰连壁立,乔木参天,奇伟险峻。有莽莽苍苍的热带天然森林保护区,有琼侨何麟书1906年在原乐会县崇文乡合湾创办的“琼安橡胶园”和琼崖龙江革命旧址、石虎山摩崖石刻等自然历史人文景观。

万泉河的中下游,从石壁至椰子寨一带,河水温顺平缓。再下文曲、温泉、沙美,河面更是段段开阔,漫江碧透,水清见底,沙礁可辨,卵石可数。

清晨,晨曦喷洒,椰林村庄拔纱露面,黄昏来临,残阳撒金,河面倒影沉璧,薄雾织纱,晚风习习,让人陶醉。

万泉河入海口的博鳌玉带滩,集三河(万泉河、龙滚河、九曲江)、三岛(东屿岛、沙坡岛、鸳鸯岛)、两港(博鳌港、潭门港)、一石(砥柱中流的圣公石)等景观于一地,既有海水、沙滩、红礁、林带,又有明媚阳光、新鲜空气,清柔流泉,是目前世界河流出海口自然风光保护最好的地区之一。

在省水务厅陈寒松编辑的《水润琼岛》一书中,就提及万泉河入海口的博鳌地区,多姿多彩的丘陵山体、滨海沙坝、岛屿、河流、潟湖等构成独特的优美景观。2000年底,这里被确定为亚洲论坛永久会址。

纵贯全景,万泉河边处处皆绿,植被保护较为完好。从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河流发源地到琼海市入海口,一路上郁郁葱葱,绿树成荫。而万泉河因水量丰沛,地势起伏有致,一年四季都可以开展漂流活动。在万泉河上漂流,既有惊时穿激流越险滩的激情澎湃,又有缓时两岸风光尽收眼底的诗情画意。游人可以从游乐码头搭乘游船或竹排,沿河观赏两岸景色。偶有渔夫撒网,农妇浣衣,水牛哞叫,一派水乡风光。

游客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东部的万泉河峡谷漂流。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古渡口孕育生机

曾是海南水上航运最繁忙的河流

“过去的万泉河,是海南水上航运最为繁忙的一条河。”提起万泉河,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陈锦爱记忆深刻——河畔的渡口既是泊船的码头,又是集市贸易的商埠。

万泉河穿流琼海境82公里,从博鳌开始逆流而上,先后出现了乐城、嘉积、文曲、椰子寨、文堂、石壁、船埠等8个商埠。经考证,博鳌成埠于宋,乐城成埠于元末,嘉积成埠于明初,石壁成埠于明末,船埠成埠于清初。以船埠跟嘉积比,时间相差近300年。

琼海市博鳌镇乐城村位于万泉河环抱的小岛上,四面环水,过去人们出行与货运都靠摆渡。对于这个小岛而言,渡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原琼海市文化广电体育局副局长的王章灿介绍,乐城历史上有五个渡口:北门渡口、南门渡口、西门渡口、东园渡口、下东坡渡口。此外,乐城还有两个河湾码头:南门湾码头和上东坡湾码头。河水的冲刷、风雨的洗礼、商人的渐渐四散,侵蚀了这些渡口与码头的原貌,带走了它们昔日的荣光,大多数已寻不着踪迹。

旧时的码头多是天然形成,一条由岸边伸入水中的堤,加上一块木板,就成了一个可以上下乘客、装卸货物、停靠船舶的码头了。洪水一来,河岸坍塌,码头上的土木建筑不久便不复存在。如今的乐城大桥下便是曾经的北门渡口,已经被掩在荒草之中。

另一个颇有名气的码头,则是石壁码头——它是万泉河中游重要的交通枢纽与货物集散地。“在这里集散的山区特产非常多,数量大,万泉河上任何河湾码头都比不上。”琼海市文联原主席王锡钧的故乡在石壁镇,对石壁湾与石壁码头有着深厚感情。历史上出名的乘坡木材、船埠白米、合口湾橡胶等山货,顺流而下,到石壁湾起卸上岸,再换船运往嘉积、博鳌。

世易时移。20世纪80年代末,从石壁下至嘉积、上至山区,都建起了公路。21世纪初,万泉河进入了桥梁建设突飞猛进的时期,先后建起了培兰大桥、大乐大桥、朝烈大桥、南港大桥、石龙大桥与万泉河大桥,并重建了嘉积大桥。陆路汽运取代了水运,作为货物集散地的石壁湾及其他码头渐渐成为历史。

在许多老琼海人的记忆里,码头孕育着生机,渡口承载着希望。如今,想要再见万泉河畔古渡口,可到博鳌镇留客村。在美丽乡村建造的过程中,留客村再现了古渡口的模样,成为村中一景。

环岛高铁列车驶过万泉河琼海段。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岸边诞生红色故事

红色娘子军写下琼崖革命独特一笔

万泉河畔,也是一个诞生红色革命故事的地方。

椰子寨,以椰树众多而得名,坐落在万泉河中游南岸,白石岭北麓,依山傍水,地势险要。如今,椰树依旧婆娑,骑楼风格的老街上,新建起多座“橡胶楼”“胡椒楼”,诉说着这里的富足安乐。

“椰子寨战斗揭开了琼崖武装总暴动的序幕,是琼崖革命23年红旗不倒的发端。”在椰子寨战斗纪念馆里,讲解员才源将椰子寨战斗的故事讲给来参观的游客听。正是1927年9月23日凌晨5时,椰子寨战斗的打响,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军队的诞生日。

而就在万泉河畔,还有一支传奇队伍,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敬佩不已,这就是红色娘子军。1931年5月1日,在风起云涌的琼崖大地上,在革命浪潮云涌的万泉河畔,100位女性开启了红色娘子军的光荣历史。

尽管89年的时间过去,但人们再提起红色娘子军的故事,也无不感叹于这批在琼崖革命中最早觉醒、为革命流血牺牲的英雄妇女,她们为琼崖革命立下了不朽功勋。“短短一年多,红色娘子军的战斗足迹遍及琼崖5个市县,参加大大小小50多场战斗。为琼崖革命斗争史画下了独特的一笔。”陈锦爱说。

“万泉河水清又清,我编斗笠送红军。军爱民来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而今,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万泉河水清又清》,有着极高的传唱度。作为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插曲,《万泉河水清又清》婉转悠扬的曲调,犹如流动的万泉河水,叙述着在这一片土地上柔中有刚的传奇故事。

发源于白沙南高岭,为海南坡鹿提供水源——珠碧江,盈盈江水 滋养一方  

  珠碧江邦溪至荣邦河段。

  文\图 海南日报记者 曾毓慧 通讯员 陈权 王子安

  白沙黎族自治县地处黎母山脉中段西北麓,千百年来,得益于当地广袤的热带雨林涵养,在叠翠峰峦与奇险沟壑交错之间,一股股山泉沿着山涧潺潺流淌至山脚下,汇聚成溪流或湖泊,也孕育出丰富的水系格局。

  作为白沙境内的三大水系之一,发源于白沙南高岭的珠碧江(白沙段)水质清澈,流经白沙打安、七坊、邦溪、荣邦4个乡镇及卫星、龙江、珠碧江、大岭、芙蓉田、邦溪6个农场,不仅滋养着生态香米等特色农业产业,也常年呵护着栖居于邦溪自然保护区里的海南坡鹿等珍稀动植物,最后汇经儋州市与昌江黎族自治县独流入海。

  珠碧江畔种植的生态香米。

  流经白沙境内78公里

  珠碧江的发源地在哪里?

  10月17日,雨后,雾气混着清凉的水气,缭绕于白沙打安镇的南高岭之间,这一幕宛若影视剧里缥缈的仙境;山脚下,溪流沿着深浅不一的山涧往低处流淌,蜿蜒绕过成片的田洋与水草,再穿过成片竹林织成的屏障,潺潺水流一路亲抚着滚圆的鹅卵石,奔流远去。

  据1992年编撰出版的《白沙县志》记载,珠碧江主流发源于本县中部的南高岭(海拔1091米),流经6个乡镇,河流全长71.8公里,白沙县境内流域面积657.7平方公里,最后注入北部湾。据当时的统计数据显示,该流域内除有6个乡镇外,还有6个国有农场及国有邦溪林场和打安热作场,耕地面积为53813亩,占全县总耕地面积47%,其中水田面积为25039亩。

  时隔10余年,2007年编撰出版的《白沙黎族自治县概况》同样记载,珠碧江发源于境内中部的南高岭,但将流经白沙境内的河流长度更新为78公里,补充介绍珠碧江“流域植被良好,河道弯曲,河床落差大,现已建起珠碧江、查苗、尔信、木棉、芭蕉等10宗中小型水库,以及深沟、珠碧江、大岭3宗小水电站,装机容量达2500千瓦。”等资料。就此,白沙县委史志办副主任胡腾业认为,在惠及农业生产以及助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珠碧江的作用不容小觑。

  白沙河长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省有关部门通过科技手段最新的考证,珠碧江的发源地位于白沙七坊镇牙旺村附近。“牙旺村平坡地形居多,按理说没有发达的水系,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聚水成流,但凡是山区地带,水系的发源地大多由山岭泉流顺势而下,最后汇聚而成江流、溪流。”对此,亦有熟识当地地理环境的学者认为,南高岭覆盖范围较大,与牙旺村的距离也较为接近。

  珠碧江流经类托村。

  滋养出紫玉淮山与香米

  “在黎族话里,南高岭代表‘早上的雾水’。”在白沙打安镇南达村委会类托自然村,数名受访的老者指向不远处山峦连绵的南高岭说,类托村是距离南高岭最近的村庄之一,珠碧江流经这里。

  “平时水深一般为半米左右,最深的地方有1米多,逢大雨涨大水,能淹过这几座漫水桥。”年过五旬的村民林宁回忆说,自己幼年时,经常能看到大人在溪流边上洗菜、洗衣服,一伙年龄相仿的顽童经常聚在山涧溪流周边,戏水、摸鱼、抓蟹。时过境迁,一晃半个世纪已过,随着自来水以及山泉水净化项目的投用,村民在河边洗衣洗菜的场景早已成为回忆,难得的是,这里的山涧溪流依旧清澈如初,即便是每年三四月份遭遇旱情时,这里也从未见过断流。

  依托珠碧江,近年来,南达村引进种植了近百亩的紫玉淮山,助农增收成效喜人。“这里土壤肥沃、相对松软,非常适合淮山生长,再引用来自南高岭的山泉水灌溉,种出的淮山营养充分、口感好,销路很不错。”看着搭好的藤架上枝蔓繁茂,正忙着开沟排水的种植户田树贤喜上眉梢。

  与南高岭水源发源地河宽两三米左右相比,当珠碧江顺流而下大约10余公里,流淌至打安镇福妥村的旺丁河段时,部分河段已拓宽至三四十米。紧挨着河流,福妥村村外那片300余亩的稻田已是金灿灿一片。白沙科协主席邢福顺早年在打安镇从事农技服务10余年,颇为熟悉这一区域的河流布局以及农业生产情况。他介绍,南高岭是海南中西部的分界线,受西南暖气气流和山区气候的共同影响,昼夜温差大,特殊的气候条件为水稻提供了优良的生长环境。

  “我们组织村民畅通水利沟渠,将珠碧江的水引流灌溉稻田,种植出来的香米品质很好。”福妥村驻村第一书记郑健雄介绍。

  呵护海南坡鹿

  “珠碧江哟水流长,黎家儿女喜撒网,网出鱼虾一筐筐,网出日子闪金光……”珠碧江水系发达,自古盛产鱼虾,早年在白沙就有黎族歌谣这般传唱,也唱出了当地群众对珠碧江的热爱与感恩之情,这一点,珠碧江农场七旬老人陈炳喜颇有体会。

  “以前,村民在珠碧江撒网捕获到鳗鱼,那可是常有之事,而且,在江边或河床旁还能经常看到乌龟、鳖等活动的踪迹。”陈炳喜回忆,在大溪桥以及荣邦乡部分河段,涨水时河宽估测有100米。20世纪80年代初期,那会儿子刚出生,他经常拿着婴孩的衣服到珠碧江畔冲洗。有一回,就在他蹲着冲洗衣物时,突然看到对岸大概20米处的枯木树桩旁冒出将近10个正在挪动的“黑点”,仔细一看,是一群乌龟想爬上树桩晒太阳。

  绕过了若干座山岭以及数不清的沟壑和田洋,珠碧江潺潺流淌至海南邦溪(白沙)省级自然保护区,这里栖居着200余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海南坡鹿。“在保护区的最北侧,就是珠碧江的干流,目前,保护区里的人工湖泊几乎都是从珠碧江支流或水利沟渠里引流活水得来的。”该保护区管理站站长王合升介绍,邦溪气候相对干旱,为了给海南坡鹿营造更好的栖居环境,近年来,已陆续在保护区里开挖了十余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水潭),用于海南坡鹿饮水、戏水,并用于灌溉人工种植的象草、旗草等,这些都是海南坡鹿颇为青睐的草料。王合升说,得益于珠碧江水系的滋养,保护区里生长着400余种植物,此外,还孕育了蟒蛇、豹猫、海南兔等各类珍稀野生动物,在相对完整的生态链中,海南坡鹿的种群数量稳定增长,其野外求生能力也不断增强。

  “根据珠碧江‘一河一策’以及河湖生态保护红线的法规要求,我们努力协调各部门做好珠碧江河道疏浚、排污、蓄水、灌溉以及生态修复等各项工作,让珠碧江水清、岸绿、景美,更好地造福白沙以及沿线百姓。”白沙河长办工作人员李业勇说。

  河流名片

  珠碧江,发源于白沙南高岭,流经白沙4个乡镇及6个农场,最后汇经儋州市与昌江黎族自治县独流入海。珠碧江全长98.48公里,流域面积1292平方公里。

  ●是珍稀的生态资源,也是城市兴起发展的脉络——三亚河,今昔河事 一城水系

  三亚河贯城而过。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见习记者 李梦楠

  古代城邦毫无例外选址在河流附近,尤其是河流交汇处、江河入海处,因为那里土地平坦、物产丰盈、供水方便、交通便利。三亚,既有三亚河、临春河贯城而过,也有河流入海形成的出海港湾,不得不说,南部政治中心从崖城移至三亚市区,三亚河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三亚河是三亚市的内河,也是母亲河。宋元之前,如今的三亚市主城区很多还是一片浅滩沙洲,三亚河与临春河不断带来泥沙堆积才形成了今天的地理格局。三亚河也滋养了沿岸风物,养育了一方人物,如今三亚河上红树林枝繁叶茂、白鹭翩翩,这条河流改善和提升了人居环境,三亚也成为一座因水而灵动的城市。

  三亚河畔栖息捕食的白鹭。海南日报记者 封烁 摄

  追根溯源

  10月20日,接连几日的风雨终于停息,三亚也添了一丝秋天的凉意,三亚河沿岸却愈发生机盎然,满眼“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不少市民游客也趁着天气晴好来到河边舒展身骨。

  树有根,水有源,三亚河发源于何处?不妨沿着三亚河向西北行进,来一场追根溯源之旅。在老三亚人眼中,三亚河通常被划分为东、西两河,西河即我们现在所说的三亚河,东河在市区这段又被叫作临春河。

  从三亚港出发,三亚河和临春河分别从三亚大桥和潮见桥下穿过,两河三岸也成就了三亚市区的基本格局。沿着三亚河向上游走两三公里,东西两河像打了个结一样在榕根桥下交汇,这个两河交汇的地点在历史上也是几经变迁。

  再往上,三亚河和临春河分道扬镳,一道从西而来,一道由北而至。在众多的河流中,主脉往往是流程最长的一支,按照这个标准,三亚河的主脉应该是向西的一支。

  沿三亚河再往西走,穿过金鸡岭南麓,经过动车站西侧,就来到了槟榔村。这里有着棋盘般的田洋,纵横分明,空旷辽阔。在田野中穿过的三亚河,灌溉着这里的田洋,绿树村庄分布在河流两岸,一派怡然自得的美丽乡村图景。这里也是最早建设的美丽乡村之一,因为流经此处,这一段的三亚河也被称为槟榔河。

  继续溯源,地势渐高,四周一道道山峦起伏,分布着众多的橡胶、芒果、香蕉等热带经济作物。紧接着,一片宽阔的水面出现在眼前,人们在这里筑坝截流,形成了三亚市区水源地之一的水源池水库。在水源池水库的不远处,还有福万水库,这两个水库蓄存的涛涛之水既承担着灌溉下游农田和城市供水的艰巨任务,也担负着防洪的重担。

  从福万水库再向上,细细的溪流在山谷中流淌,这里离三亚河的源头越来越近了。这里山多林密,福万岭、林鼻岭、六罗山、高岭等都是三亚河的集水地,这些山岭中流出众多溪流,然后一路欢腾汇聚成为三亚河。源流最远者为六罗山,所以三亚河上游也被称为六罗河。

  三亚河入海口,游艇驶回三亚港。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河港烟云

  明代正德《琼台志》中记载:“三亚水,在州东一百里。出白佛齐岭,经椰根、三亚村,通毕潭港,合临川港入海。”清代康熙《崖州县志》记载:“三亚水,州东一百里。出自佛斋岭,经三亚村,合临川港入于海。” 这个“州”自然是指崖州,即今天的崖城。

  正德《琼台志》成书于1512年,康熙《崖州县志》成书于1694年,二者相隔182年,其中一个明显的变化在于,一个曾经繁华的国际性港口——毕潭港消失了。

  明代之后,随着海南在国际交流中地位的提升,岛内的港口职能也有了明确的分工,并且已规定有专门的对外港口。当时的崖州有3个对外港口,分别为毕潭港,州东100里三亚村南,占城贡船泊此;大蛋港,州西南3里,客商泊舟于此;望楼港,州西80里,番国贡船泊此。

  三亚村南滨海的毕潭港,是占城国朝贡泊舟之地。据海南文史专家何以端考证,毕潭港故址应在今天水蛟溪与六罗河合流之处,回新社区以东、红树湾楼盘以西的一段三亚河及洼地。

  占城与交趾是当时越南南北两个独立政权,据《明宪宗实录》记载,占城国王子古来因国内政局混乱和交趾国的干涉,不得不出逃海外,其率王妃王孙及部落千人载方物避难于崖州。

  明末清初,由于三亚河、水蛟溪携带的泥沙淤积,毕潭港开始淤塞,慢慢的,这一国际性港口消失在了历史的烟云之中,而它下游的三亚港则方兴未艾。

  今昔河事

  最长也才30多公里的三亚河,是三亚市民的母亲河。从早期的灌溉、供水,再到如今的城市景观、海绵城市、旅游发展,三亚河在历史风烟中不断变化角色,不变的是其在三亚城市发展中的担当。

  1974年,叶剑英元帅来崖县视察,那时崖县居民饮水还主要依靠河水和井水。为满足三亚地区军民生活用水和解决战备用水难题,叶剑英指导崖县开始兴建一期供水工程。

  1975年3月,国家投资1480万元在三亚河干流上游建设总库容1100万立方米的福万水库,并配套建设日供水能力2.4万吨的荔枝沟水厂,为三亚的城市发展奠定了供水的基础。

  曾经,三亚港以服务海洋渔业为主。“一年到头,都有全国各地的渔船货轮开进三亚港,小小的三亚港被挤得满满当当。遇到避风期,东西两河的河道里也都挤满了船。”老渔民卢志安回忆道。

  如今,三亚港为这座滨海旅游城市发挥的作用更为多元。2020年国庆黄金周期间,三亚港的出海口航道分外热闹,由于出海进港的游艇密集穿梭,呈现出“堵船”的奇观。

  不仅河面的船只变了模样,河里的生物也多了许多。三亚河下游受海水倒灌影响,本不利于植物生长,但近年来这里却成为红树林和白鹭的天堂。走在河畔,可见自然生长的红树林绿影婆娑,更引来白鹭诗意栖居,它们与三亚河相生相伴,与人比邻而居。

  三亚河流域汇集了森林、湿地和海洋三大生态系统,是珍稀的生态资源;作为山海之间的生态廊道,是重要生态战略点;作为城市肌理的重要骨架,是城市兴起发展的脉络。

  2016年12月,“海南三亚东河国家湿地公园”获批国家湿地公园(试点)。为了全方位地进行保护,该市申报将三亚西河也纳入保护范围,2017年12月,国家林业局(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同意在此基础上扩大面积和变更名称,即建设“海南三亚河国家湿地公园”,全流域保护总面积达到1843.24公顷。

  河流名片

  三亚河,由六罗水、水蛟溪、半岭水三条河汇成,以六罗水为主流,发源于三亚市和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交界的中间岭右侧高山南麓,流经三亚福万水库、水源池水库,再经过槟榔村来到三亚市区,最后从三亚港入海。主流河长31.3公里,流域面积337平方公里。

  ●海南岛第四大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沿河人民——陵水河,山川形胜 风物灵美

  俯瞰陵水河。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见习记者 李梦楠

  连续多日的风雨后,陵水黎族自治县的广阔田洋仿若被雨水浸润的绿色海绵。而众多田洋之间,一条大河直穿而过,如田边一位老农所言:“多亏了这条河,雨下得再急它也能把水带走。”

  这正是河流两岸农者赖以为生的陵水河,旱期补水,涝时排水,千百年来皆如是,哺育了陵水、保亭地区一代又一代的黎族同胞。生活在陵水河流域的人民,因聚落而居形成村峒,因交换贸易形成墟市,因往来南北形成渡口,也因共同的生活记忆形成了亦真亦假的传说。

  陵水河入海口区域的生态景观。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自然之河

  陵水河是海南岛的第四大河,是陵水、保亭40多万儿女的母亲河,全长约73.5公里,她汇聚保亭、琼中境内众多溪流,其间气宜地润,草木竞荣,田园丰腴,风物灵美,山川形胜。

  寻陵水河干流之源头,必溯保亭,陵水河的主流发源于保亭贤芳岭,经过保亭的八村、什玲等地进入陵水境内,流经群英、提蒙、椰林等乡镇,最终于水口港汇入大海。

  陵水河流域总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西北和北部为七仙岭及吊罗山山脉,分布着海拔800米至1499米的高山峻岭群。受地形地势影响,陵水河流域主要河流均为西北向东南或自北向南的流向,自西北向东南流向的依次有保亭河、什玲河,自北向南流向的有都总河、金聪河(溪仔河)。

  陵水河景观带。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保亭河在保亭县城又分西河与东河,保亭西河起源于保城镇什好村,长度为26公里,宽30米到80米,流域面积为188.9平方公里,终点流至保城镇石硐村合口村小组,与陵水河(什玲河段)交汇后流入陵水境内。今年7月,保亭西河荣膺海南“最美家乡河”称号。

  都总河也称放马河,发源于陵水北部的吊罗山,经小妹水库后于本号镇黎盆村西汇入陵水河,河流全长28.5公里。金聪河发源于万宁和陵水交界处的西天岭、牛上岭,自北向南流经岭门,于椰林镇桃源村汇入陵水河,河流总长32.8公里。

  陵水河流域集雨面积1210.5平方公里,总落差1059米,年径流量20.07亿立方米。由于水系发达,其地下水源也极其丰富,这些地下水在陵水河下游的一些低洼地区还能溢出地面,农民常利用这些自溢出来的泉水浇灌庄稼瓜果。据陵水县水利专家介绍,陵水河的地表水和地下水总量可达23.07亿立方米,陵水是我省水资源最丰富的市县之一。

  人文之河

  临水而居,择水而憩,自古就是人类亲近自然的本性,大江大河,往往也贯穿着大城大事,水脉也是历史文脉。陵水河流过70多公里,也流过了风云变幻的沧桑世事,铺陈起两岸灿烂厚重的人文积淀。

  陵水河在明代称“大河水”,不能架桥,县城北部一里处有渡口称“博吉渡”,供人们乘渡船往来。康熙《陵水县志》中介绍,“大河水县北一里。发源自五指山,东流绕县入于海。即博吉渡。每逢暴雨水涨,行人苦之。知县高首标设渡舡一只,并渡子一名。往来德之。”

  康熙初年,山西人高首标就任陵水知县,在陵水河渡口设了专门的渡船和船夫,方便人们往来两岸。但好景不长,乾隆《陵水县志》中说“日久已废”。到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知县瞿云魁又复修渡船两艘,以济往来。

  为了实现渡口的“可持续发展”,瞿云魁还下令“清查渡产,券卷铃印存县,岁收所入以为渡夫工食及修理渡船之用。”这个渡产包括了许多田地和铺面,每年收租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今天陵水河的支流金聪河在明清时期称“小河水”,康熙《陵水县志》中记载:“在城北。发源黎山,与大河水分支,经兴调二图,灌田数百亩。”这个兴调图,即今天的光坡镇一带。而今天的椰林镇桃源村和桃源公租房一带,当时还是一片湿地,称为龙潭, 康熙《陵水县志》称龙潭“城北一里许,在大小河之间。旧传有龙起,因名。”

  眺望陵水河岸,古往今来多少背影仿佛就在昨天。芳名垂青史的一代清官冷岐晖、勤政为民的“两部尚书”廖纪、扶助贫寒子弟读书的商贾楷模张鸿猷和中共陵水县委第一任书记黄振士,一个个曾行走在陵水河两岸的历史人物,让这一河清水更为厚重。

  廖纪是明代杰出政治家、儒学家,是海南“十大廉吏”之一,万宁市礼纪镇三星村一带(原属陵水县)人。明代海南名士王弘诲回琼时,专程到位于陵水河畔的廖纪故里探访,并写下《游陵水旧城经廖尚书故里留题贻其家子姓诸文学》一诗:

  秋风怀古旧城边,一望川原思渺然。

  绿野堂烟空宿燕,天津桥废不闻鹃。

  尚书故里寒云外,乔木人家夕照前。

  沧海独馀东逝水,葱茏佳气自年年。

  发展之河

  在水利技术落后的古代,陵水河不仅成为南北通行的阻碍,也难以发挥其对农业的利好。从唐代建县以来,陵水一些开明绅士官吏也曾想驯服陵水河,然而结果大多不如人愿。

  清代顺治十二年(1655年)和康熙十一年(1672年),陵水河两次发大水,河两岸田中水深三四尺,籽种尽绝,升米百钱,百姓或水浸死或外逃死亡,县治一空。

  直到康熙年间,以杨都总为首,秦公宾、许尚乾参与集资筹款的3人,雇用了民工数千人在陵水河北部上游支流的金聪河道筑一草泥土坝,引水灌溉田埇800亩。这是陵水人第一次用堵坝的形式利用陵水河流域水资源。

  金聪坝是陵水河流域水利古今发展的一个见证。清代的金聪坝结构为临时性草木泥坝,每年维修一次,灌田53.3公顷,由杨都总后代子孙继承管理,受益户每亩缴交水费10至20个铜板。

  1941年,日本侵略者为夺粮养兵而强迫农民投劳修建该坝,用碎石粉加石灰和少量水泥浆砌石修建了半永久重力溢流坝,灌溉面积扩大至200公顷。

  1951年3月,国家补助资金修建金聪坝,灌溉面积增至266.7公顷。1955年,金聪坝进行第二次扩建,灌溉面积达666.7公顷。1967年,在旧金聪坝上游2公里的地方,再建新金聪坝,引水灌溉。至1972年,金聪坝灌区灌溉面积增加至1340公顷。

  时代的变迁也让陵水河的一些作用不复存在。如明清之时,在丰水期,船舶可由陵水水口港上溯航行至保亭石峒栈(今保城镇东南的石峒村),《海南岛志》记载,民国初年“有船数十艘,每艘容量十余担”。如今,有了更为便利的交通,这一航运作用不复存在。

  近年来,陵水启动海绵城市建设项目——陵水河景观廊道项目,对陵水河中游城市段及溪仔河口进行改造,融河流生态修复、亲水游憩平台建设、降低内涝风险等功能于一体,打造城市绿色海绵体。

  此外,陵水河景观带将苏维埃政府旧址、顺德会馆、张鸿猷旧居、三味寺、水口庙等众多人文景观和美丽乡村串联起来,随着陵水全域旅游的发展,陵水河将是未来陵水文旅产业的重要着力点。

  河流名片

  陵水河,发源于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玲镇贤芳岭,经保亭的八村、什玲进入陵水县境,经群英、提蒙、椰林等乡镇,最后于水口港流入大海,流域面积1131平方公里,干流全长73.5公里,总落差1059米。主要支流有保亭水(石硐河)、都总河、金聪河,陵水河上游为什玲河。

  ●万宁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滋养鱼米之乡——“三龙”河,一路欢腾 一路繁华

  俯瞰万宁龙滚河。

  文\海南日报记者 袁宇 图\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在万宁,乘坐小舟沿龙滚河溯流而上,沿河两岸是青龙竹、白银树以及枝繁叶茂的百年古榕树,翠绿的树木倒映在清澈的河面,枝条舞动间风姿绰约。

  自万宁流出至琼海博鳌与九曲江、万泉河相聚入海的龙滚河清澈见底,行舟河上,甚至能见到水底鱼儿的调皮姿态。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以龙命名的龙滚河灵气十足,而在万宁大大小小如密布蛛网的河流水系中,还有两条同样以龙命名的河流,它们是龙首河与龙尾河,与龙滚河“系出同山”,如兄弟般携手出山,为下游人民带去丰沛的水源。

  一只白翅浮鸥在龙首河上翱翔。

  “三龙”河名来历有趣

  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是什么来历?

  相传远古时期,万宁少雨水无河流,赤日炎炎,大地久旱龟裂,人们焚香祷告,渴盼上天赐予水源。村民的诚意感动了神灵,伴随着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条青龙从西北方向飞来,降落在万宁大地,一阵“操作”之后,巨龙的头颅、身躯、尾巴分别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鸿沟。随后大雨倾盆而下,顺着几条弯弯曲曲的鸿沟直入大海。

  从此,山涧野岭的水也都流集到鸿沟,汇成了日夜奔腾的河流。河水驱除了大地的干旱,泽润着两岸陆地,万物茂盛生长,鱼虾肥大,六畜兴旺。沿河附近的村落愈渐繁华,后来附近的村民就将这几条因龙而生的河流取名为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

  这当然只是传说。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均发源于万宁尖岭山脉,从崇山峻岭中奔腾而出,流经东部平原地区奔腾入海。

  这三条河流在古时就已形成。《明史·地理志》中记载,万州:“北有六连山,龙滚河出焉。”《万州志》(道光)中记载,龙滚河“在城北八十里黎公式都。自乌鸦岭流出六连之北,经黎公式、龙滚等村,北流入于南港。”

  龙首河与龙尾河的古称如今已无法得到确切考证。查阅《万州志》(道光)的记载可知,冯吴溪、白石溪分别位于当时万州城郭东北二十里、二十五里,东流入海。结合现今地理位置来看,冯吴溪、白石溪极可能就是现今的龙尾河与龙首河。

  万宁市河长办工作人员王石炜说,当地将流域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称为大河流,这样的大河流万宁境内共有13条,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都是大河流,其中龙滚河为省级河流,流经万宁、琼海,由琼海博鳌入海;龙首河、龙尾河为县级河流,在万宁小海入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万宁地区自古以来崇拜龙文化。每年的二月二,万宁人要吃“龙须”、赛龙舟,祈求幸福安康;每逢年节,万宁人总要开展舞龙活动等,还有洗龙水、剃龙头等,都是求吉祥安康之意。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的河名也大概来源于此。

  俯瞰龙尾河。

  “三龙”河流生机旺

  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没有龙,却有大量的鱼虾螺蟹,还有凤眼莲、竹芋、蒲草、水花生等品种多样的水生植物,沿河两岸是满目翠绿的槟榔树、青竹林等,生机勃勃,灵气逼人。

  在龙滚河文曲段,河边红树林茂密成荫,河堤两岸种满了农作物,与远处的高山交相呼应,一片鱼米之乡的富饶景象。“沿龙滚河两岸很漂亮,有不少人来看。”当地村民冯涛说,2018年开始,市里将文曲村打造成美丽乡村,现在整村景观也更上一层,吸引了很多附近小区的“候鸟”来散步休闲。

  在过去陆上交通不发达的时候,河道宽阔、水流平稳的龙滚河也是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龙滚河通过九曲江、万泉河与琼海相连,不少商人乘船往来于龙滚、嘉积两地,也促进了万宁、琼海两地的经济交流。

  龙首河与龙尾河也在地方经济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传说中,龙首河畔的龙阶坡是当年神龙吐珠的地方,这一地区物产丰富,生长的龙阶大米、粟洋韭菜,还有和乐蟹、海鸭等,都在万宁小有名气。凭借龙首河聚集的灵气,和乐镇也成为万宁第二大墟镇,商贸经济繁荣。

  奔流不息的龙尾河一路欢歌,流经汉、黎、苗等几个民族地域。龙尾河沿岸是茂密的橡胶、毛竹,景色迷人之外,也催生了独具特色的地方经济。在当地,毛竹成为农民编织竹器的重要资源。远在唐代时期,位于今万宁大茂镇联光村的旧州城就生产竹器,以手工精良、品质优越著称。2008年,大茂竹编被列入万宁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路奔腾,一路花香;一路欢歌,一路繁华。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滋润着万宁北部大地,催生了大片的良田、沃野,也哺育了万宁人民。在生机勃勃的“三龙”河流域,人才辈出,如出生在龙滚河畔的百战名将庄田、琼剧名家许开琴、剧作家邢纪元等。

  万宁水利开发早

  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沿岸的繁华,也离不开万宁人对河流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早在宋元时期,万宁地区便十分重视水利建设。据清阮元的《广东通志》记载及有关史料记载,元大德二年(1298年)知万安军贾鲁捐俸助万宁县民吴显昌凿洪口导河水到小海,设13所,开沟18条,共灌田9286亩。

  1846年编纂的《琼州府志》记载,当时海南岛的水利设施,连只灌几亩田的都计算在内,共有280处,其中万州县有白石溪、龙滚河等48处。

  1928年,法国传教士萨维纳考察海南后,撰写《海南岛志》,其中肯定了万宁水利发展:“就全岛而论,万宁水利最佳,陵水乐会次之,定安、澄迈、琼山又次之,其余各县,多苦干旱。”

  万宁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卢裕涛告诉记者,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的上游均修建了水库,下游修建若干桥闸,加强调控,以促进经济发展。

  比开发更为重要的是保护河流生态环境。王石炜说,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发源于尖岭山脉,发源地现为森林保护区,生态优良,保护得力。万宁市严格按照省里关于河长制的要求统一部署,构建起市镇村三级河长制覆盖全市,将河湖管护责任细化到人,并聘用专职河湖管护员,保护全市河流生态。

  家住万宁北大镇的陈文帅是一名专职河湖管护员,负责龙首河北大河段的巡查与管护。每天,他都要骑上摩托车沿河道巡查,有时要清理巡查中发现的河道垃圾,有时要劝离前来河边钓鱼的游客。他说,“这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她。”

  为了有效保护河流生态,万宁市通过聘用大学生、退伍军人及贫困户家庭成员,配齐装备,打造了一支综合素质较高的“巡河员”队伍。2018年下半年,万宁市在全市启动河道规模化养殖场清退工作,河流生态进一步得到保护,“下一步我们也将继续按照‘一河一策’方案,尽全力保护好河流生态。”王石炜表示。

  河流名片

  龙滚河、龙首河、龙尾河均发源于万宁尖岭山脉,其中龙滚河为省级河流,干流长度58.17公里,流经万宁、琼海,由琼海博鳌入海;龙首河干流长度40.17公里,龙尾河干流长度39.14公里,两者均为县级河流,在万宁小海入海。

  细长蜿蜒的河流从千年文城穿流而过——文昌河,紫贝古城 澄波如练

  千年紫贝古城,文昌河穿城而过。   

  文\见习记者 邱江华 海南日报记者 李佳飞 图\通讯员 潘高

  曾有人赞叹:如果将文城比作一位妙龄少女,那么文昌河就是这位少女腰肢间飘浮的彩带;如果将文城比作一个伟岸男子,那么文昌河就是这个男子身躯内最粗壮的血管。

  于文昌人而言,文昌河属于家乡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乡愁。从高空俯瞰,这条细长蜿蜒的河流穿城而过,日复一日、潺潺地流进文昌百姓的生活,从文城这座具有千年历史的小城流过,留下许多耐人品味的故事和传说。

  文昌河一景。

  曾是“澄波如练白”

  “一条‘丫’字形的小河,几座跨在河上的小拱桥,两岸那相依相偎南洋风格的骑楼和高大挺拔的椰子树,便构成了一幅南国侨乡的水墨画。”这是谭显波初见文城的景象。今年85岁的文昌老作家谭显波是个“老文城”,自13岁那年(1948)从南阳乡下进文城子文小学读书,就住在文昌河旁。这一晃,就过了72年。

  从小生长于斯,谭显波对于文昌河非常熟悉,他告诉记者,文昌河形成于何年何月,难以考证。但文昌河古称南桥水,由北山溪与衙前溪汇聚而成,呈“丫”字形,全长37公里,流域面积达381平方公里。主干道流经文城镇后,经八门湾入海。文昌河源头的两条支流在文城的汇合之处,原来曾是文昌的古县衙遗址。

  明隆庆六年(1572),知县顾乃尤用石头沿文昌河筑城,周长三百五十丈,宽一丈,高一丈五尺,雉堞七百个。古城池自此形成。古城池虽小,却也别致漂亮,呈椭圆状,线条优美,布局为左文右武。清代知县马日炳曾写诗《南桥夜月》赞美古城:“紫贝钟声寂,南桥月正明。柳烟迷古道,花影护春城。海阔萍踪远,天空眼界清。澄波如练白,知是暮潮平。”

  “文昌河防洪石堤乃文城古城墙砖所筑。”谭显波指着“丫”字形的文昌河两岸的河堤说,那就是古城砖筑成的防护堤,不过文城古墙从陆地跑到河里,筑成了“水中长城”。当时,文昌河就位于古文城的南门,民国初年人们在南门对岸建了便民市,即现在的文南街。到了民国11年,时任县长陈岛沧组织民工拆掉了古城墙,修起“丫”字形的河堤。至此,旧城墙不复存在。

  “当年,诗中形容文昌河‘澄波如炼白’,确实如此,惟妙惟肖。”关于文昌河的故事,谭显波不止从史书中获得,他也有着鲜活的亲身经历。幼时,他天天看潮涨潮落,水绿水蓝。夏天,一群小朋友常咚咚地跳进河中游泳。“那河水在落潮时是淡的,也是甜的;而涨潮时海水涌入,就成了咸的,涩的。”谭显波说。

  海南日报记者注意到,2000年出版的《文昌县志》也印证了谭显波的回忆:“五十年代,河流清澈,常见人们在河中游泳戏水,钩竿捕鱼,文城镇沿河两岸历来都是人们乘凉、休息、娱乐的场所。”

  一桥穿越文昌河。

  河上古桥藏旧事

  城市因水而兴。旧时文城水路交通发达,从而带动了文城的商贸发展,催生了一条条商业街区。在文城镇,文昌河穿城而过,一幢幢南洋风味的骑楼临河而建,这便是文南街。文南街兴建于上世纪20年代,蜿蜒百米有余。

  “上个世纪80年代,文南街是文城最繁华的地方,商铺林立,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当地居民回忆,当时街边有非常多食店,街头有家抱罗粉店,门面不大,设备简陋,但最为有名,一碗热腾腾的粉条端上来,就是最有滋味的人间烟火气。

  时至今日,海南日报记者再次来到文南街,走在狭窄的街缝中,混于摩肩接踵的人流里,看到街上仍有食肆、杂铺、鞋庄、衣摊、酒曲等五花八门的小店地摊零星散布,路旁椰影婆娑,骑楼之影倒映在文昌河上。

  有河必有桥。谈到文昌河,绕不开的除了文南街,还有河上的桥。在文昌河“丫”字形的河道上,其中最有故事的莫过于攻关桥和太平桥。

  攻关桥曾被唤为便民桥、记耻桥。民间流传,在清代咸丰年间,东路镇大丰村有个读书人林老兰,为人正直,爱打抱不平。一天,他在文城街上碰到一个醉汉打人,他上前劝,醉汉欲打之。林老兰气不过,用手中烟筒打中醉汉头,醉汉倒地,被扶回家后便死了。醉汉家人将林老兰告上县衙。公堂上,林老兰如实陈词:“此物(烟筒)非杀人之物,其地非杀人之地,吾非杀人之人。人不可以不知耻,知耻可不耻矣。吾行伤害,愿赔礼道歉。”县官问何为?当时正好便民桥被大水冲坏,林老兰便说:“愿重建便民桥记耻。”后来,林老兰出资重建了便民桥,时人也称之为“记耻桥”。

  而太平桥,是明代迈号人陈是集考中进士后捐建的。明万历年间琼北大地震,桥塌未修,河中放了几块大石头,人们只能踩着石头过河。明崇祯年间,迈号人陈是集为应乡试,嫂嫂挑行李送行,走到太平桥时,因河水涨高,嫂嫂不慎跌入河中,又气又怨。陈是集当即说道:“吾若得中,定修此桥。”后来,他真的连科及第,中了进士,衣锦还乡时便捐资修了太平桥。

  河中绿波植新曲

  时光穿梭,一转眼进入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轨道。城市开发的脚步难免在原生态的土地上留下些许痕迹,文昌河也不例外。《文昌县志》载:“随着现代城市化发展,文城江段水源已日趋恶化。现在几乎整个县城的工业废水、医疗污水、生活污水都直接或间接地聚集于文昌河。由于大量的生产、生活废弃物入江,致使河水富有营养化。”

  世代生活于文昌河畔,今年73岁的李昌珉对此也深有感触,他回忆,自己10多岁的时候还经常和伙伴成群结队下河捉鱼摸虾,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水便明显被污染了。“特别是八十年代每逢菠萝罐头生产期间,文昌罐头厂以800吨/日的菠萝废水排入河中,导致鱼虾蟹等许多水生物缺氧而死,河水变黑,县城一公里内均闻得到臭味。”李昌珉说。

  民有所呼,政有所应。为保护河流生态,文昌河综合治理工作被提上日程。

  “为解决文昌河水污染问题,文昌市相关部门多措并举,持续‘洗清’水体。”文昌市水务局副局长胜少龙告诉记者,近年来,文昌市水务局分别完善文昌河周围污水管网和对文昌河进行水质治理,落实“河长制”,建立河流生态保护的长效机制。

  治理成效,反映在一些数据上:根据有关部门水环境监测数据,从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文昌河水质持续改善,最好的时候达到了III类,即经处理后能供生活饮用。

  如今,走在文昌河河堤上,可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形:两人一船一杆,带着箩筐和捞网,从清晨到日暮,辗转在长5公里宽30米的河道上,默默地清理河道垃圾,为文昌河“美容”。他们是文昌市环卫局河工组的成员,该河工组自1997年组建以来,就承担了打捞文昌河垃圾、杂物的工作,无怨无悔当上了河流的“清道夫”。

  微风吹过,文昌河泛起了绿波,空气中弥漫着椰树绿植过滤后的自然清香。李昌珉常和老友聚在河边的庭阁里,悠悠地喝着老爸茶,下着棋,闲聊着。那光景,透着一点已经久远的旧时味儿,似乎梦回当年的南国水乡。

责任编辑:邱苗